返回

剑神在星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六章 被抢走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话仙灵子就不爱听了,他们怎么就赢不了了?

    在他看来,除了那个始终看不出深浅来的一号,黑桃队里就没人比狂战士更厉害了,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你不是跟对面一伙吧?”

    看着面前模样怪异的掠夺者,仙灵子怀疑道。

    掠夺者却不知道是懒得搭理他还是心虚,不再开口。

    不过黑桃队的分歧并没有影响到红桃队。

    aa风久进了战圈,对面的狂战士对她点了点头。

    “能不能行啊。”守门人又在一旁嘀咕:“这可是仙灵子找来的外援,一看就很厉害。”

    其他人虽然没说,但看模样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童临顿时瞪过去,质疑他可以,但怀疑他弟弟就不行!

    “这局稳赢!”少年的声音铿锵有力。

    “你说赢就赢?”守门人不以为意:“那我还说我能赢呢。”

    童临就要再说什么,一个声音先他一步响起:“我也认为他能赢!”

    狼人图胳膊没敢架在战神号肩膀上,怕把他直接压报废了,所以退而求其次的杵在了树干上。

    虽然他如此相信风久让童临舒服了那么一丢丢,但瞅了瞅两人太过靠近的距离,还是悄悄的往旁边挪了一些。

    狼人图没在意他的小动作,继续笑嘻嘻道:“而且赢的很快。”

    众人对他这话保持怀疑,但狼人部落的成员跟离渊都清楚风久的身份,对他的实力半点不怀疑。

    就算结果真的出现了意外,那也不会是封久剑弱,而是对手太强。

    不过真要说,他们当然还是希望这场对战能赢,只要淘汰了对面的狂战士,那他们的胜率就会更大。

    风久看着倒计时,像是没有任何要动手的意思。

    “你很自信。”狂战士道。

    这人十分谨慎,从他出牌的模式就能看出端倪,所以已经早早的摆开了架势,只为了能在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刻率先发动进攻,掌握战局的主动!

    风久自信没错,但她并不会因此而大意,看样子她好像什么都没做,其实整个身体都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

    所以在倒计时归零的那一刻,不等狂战士栖近,风久就先一步的冲了过去!

    既然是无法避免的战斗,那风久更喜欢自动进攻。

    好快!

    狂战士瞳孔一张,一般来说机甲启动并要做出反应时都会多多少少的有些迟缓时间。

    而越优良的机甲在这方面的转换也就越快。

    但并不是绝对,同为一级机甲,林敏型的机甲则比防御机甲更需要减少迟缓率,所以在设计上就会有所偏向,但与此同时,也将舍弃一些其他东西。

    狂战士没能一眼认出封久剑的型号,不同于一号的魂归那样很有识别性,修罗的外型与许多机甲都极为相似,又都有细微的差别,这也是造成众人辨别不清的关键。

    只是根本没有给狂战士更多的反应时间,封久剑转瞬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

    “锵!”

    两柄巨刃撞在一起激起一片火花。

    狂战士反应还算快,但手里沉重的力度却让他有些吃惊。

    在先前的战局中,风久只是为了能超过狂战士,所以两人并没有直接的交手,反倒是技巧更多。

    但此时,真正碰撞在一起后,狂战士才能断定,这人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强!

    他收敛心神,半点没想过要保存实力,转而就想要抢回主动。

    想法是好的,只是连着几招过去,狂战士不仅没能反攻,反倒是应对的越来越狼狈。

    风久速度极快,几乎每次都在对方下意识应对之前就做转变了招式,长剑围着狂战士挽了个剑花,动作轻松写意的如同只是在与人陪练。

    在比赛一开始的时候,狂战士就已经落入了风久的节奏中!

    但两人速度太快,其他人别说分清每一招每一式了,眼睛能跟得上就不错了。

    顿时,只见场内剑身碰撞的火花噼里啪啦的四溅开来,却始终不见炮弹以及光束出现。

    “他们是演员吗?”

    虽然知道这两人的动作大概很有看头,但守门人还是忍不住凉凉的道。

    仙灵子也看的着急,站在场外就吼了起来:“你在干什么,快点解决掉他啊!”

    这不是他不想快点解决,而是不能。

    狂战士有苦难言,狂战士本就是近身机甲,炮弹等装置多数都是辅助,只是现在他双手不断在控制台上飞舞,却不过是勉强应对,根本就抽不出多余的精力发射能量炮。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高看对方,因为他本身有经验有技巧,曾经接受过系统的机甲训练,只是对付一个游戏里的玩家可谓极为轻松,就是仙灵子在他看来也不过就是稍有潜力而已,对战手法却是破绽百出。

    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即使是在游戏里,也同样可能出现如他这般的专业者。

    只是他现在再想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风久几招摸清了对方的路数,也不再耽搁,长剑闪过,下一瞬机甲已经出现在了狂战士身后,看似像是错身而过给了对方喘息之机,然而不等对方开启防御,剑刃已经毫不留情的穿透了对方的驾驶舱!

    眼前画面一黑,狂战士怔愣了一瞬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无奈的抹了把脸。

    同时,场内的系统提示音也响起了。

    【叮!恭喜9号玩家获得胜利!】

    虽然两人交手了几招,但前前后后的时间却并不长,仙灵子喊话的尾音才落,就见着狂战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整个人都像是瞬间被人掐住了呼吸,进不得出不得。

    其他人也都没能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场内还完好无损的暗红色机甲。

    实在是因为之前狂战士给人的感觉太强,众人在心里就下意识的觉得他会赢。

    可结果呢?

    上去乱七八糟的比划了几下,然后就被淘汰了?!

    这样的落差让众人一时间无法接受,打的就像是儿戏一样。

    “不可能!”

    最后还是仙灵子反应最激烈,他很清晰狂战士的实力,所以就越发的不肯相信他会输。

    “上一场你也说不可能呢。”

    斩方蓦地道:“结果还不是一样输了。”

    这位狼人部落的副会长大人非常讨厌仙灵子,他在意自己努力创建的公会,就见不得别人轻描淡写的将它踩在脚下,何况还是那样一种玩笑的方式。

    虽然他跟风久也算不上友好,被连连踩着首杀跟纪录非常的憋屈,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厉害的人一旦成为队友,给人的信赖感也是无限大的。

    说出来可能有些难言,但在一开始,他也莫名的觉得封久剑不会输,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仙灵子不信邪,跑到场内去观察狂战士的情况,见到对方驾驶舱被爆的地方确实是一招毙命,没有半点虚假,却还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怎么可能?他可以军队的王牌机甲师,怎么可能会输给你!”

    风久被他瞪着也无动于衷,但其他人却不淡定了。

    “王牌机甲师?!”

    “不是吧,军队的王牌机甲师怎么会来玩游戏?”

    “怎么不可能,许多机甲师偶尔也会来放松一下,我说他咋那么厉害!”

    “厉害什么,不是输了吗……”

    众人窃窃私语,一时间竟有些难言的激动如果狂战士真是军队里的王牌机甲师,那可就是现实中的高手啊!

    跟在游戏里的概念可完全不一样。

    就算有些人在游戏里很强,但很可能到了现实中却因为身体素质不达标而无法成为机甲师,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或者说多数都是这样的人。

    风久收了剑就准备回去,却听着仙灵子在身后吼道:“站住,我来跟你比!”

    风久看都没看他,很快就走远了。

    仙灵子差点没被气疯,不管不顾的就要启动武器,却被跳出来道狼人图拦了下来。

    “9号已经赢了比赛,他没有义务跟你打。”

    他笑道:“想打的话,我奉陪。”

    仙灵子此时正是怒火无处发泄,闻言就要应下,不过却被剩下的那么仙台队员阻止住了。

    “会长,不能冲动!”

    黑桃队虽说是占有优势,但现在已经输了两场,一号跟狂战士都已经出过场,那也就是说在剩下的场次里他们至少还要赢六场!

    说起来简单,但一个搞不好就很可能会被翻盘,到了那时候恐怕就好看了。

    好在仙灵子虽然气怒,但还有理智,阴沉着脸好一会,才冷冷的丢下一句:“继续!”

    风久回了队伍,守门人等人看着她说不出话来,或者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童临却很得意,扬着下巴一字一句道:“我说赢就一定赢!”

    守门人忍了忍没接话,但等狼人图把原本属于风久的那张牌给他的时候,这名玩家还是没忍住爆了粗口。

    “卧槽,三!”

    神特么的三啊!

    他之所以站出去出牌就是为了能换张大牌多些胜算,结果现在告诉他换来的是最小的三?!

    他还不如直接认输呢!

    守门人简直郁闷的吐血。

    然而比试还得继续。

    前三局说起来进行的还挺快的,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第四局出牌,仙灵子果然还是坚守原本的作风,紧接着就掷出了10,只不过这次红桃队出场的是离渊,一张J赢得了主动。

    风久没见过对方出手,但这人很稳,甚至比斩方还强,他选了那名仙台的队员,就如预料中的一样,赢得稳稳当当,没有半点悬念,虽然比斗过程有些枯燥,但对红桃队来说,能赢就行,谁还管那么多。

    更何况他们还拿了个三连胜,这在之前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红桃队的气氛顿时大好,反观对面的黑桃队就有些阴郁了。

    以现在的牌面来看,如果对方还想赢的话,那张王牌的K就不能留下去了,就算不能抵消掉他们的大牌,也足够扰乱他们的局势。

    很快第五局出牌,仙灵子没舍得让出K,再次被红桃队拿得主动,一名普通玩家出场,赢了对面的一个残兵。

    四连胜!

    只要红桃队再赢得两场,黑桃队就半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仙灵子就算再傻,也知道他不能再迟疑下去了。

    到了第六季,黑桃队的K终于出场,然而迎战的不是仙灵子,而是那名位列第四的掠夺者。

    而他选择的对手是狼人图!

    “你干什么!”

    仙灵子惊道,这跟他们说好的一点都不一样,他还准备在这个场合赢了狼人图,然后堂堂正正的踩着狼人部落上位呢!

    结果大家心知肚明的对手居然就被人抢走了?!

    仙灵子憋的胸口疼,只觉得今天诸事不顺,连个队员都不听他话了。

    然而掠夺者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谁上场谁说了算,就是仙灵子也不可能阻止。

    所以狼人图成了掠夺者的对手。

    说实话,这掠夺者真是太磕碜了点,就算是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燃料乱喷也只会让人觉得乱,而不是不忍直视。

    可偏偏这人就做到了,让众人明明白白体会到了不愿多看一眼是什么感受。

    童临也不想看,但瞄了一眼后却露出一点迟疑。

    “我怎么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但这么独特的模样,他要是见过的话怎么可能会没有印象。

    离渊没什么感觉,他平时就带队做做任务,认识的其他玩家不算多。

    童临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又盯着掠夺者看了好一会,然后猛地拍了一下树干:“这不是!”

    结果这一下用力过猛,话还没说完,胳膊就先“咔嚓”一下掉了下来。

    童临:“……”

    他本来就是独臂,这下可好了,一条都不剩了。

    离渊觉得有点好笑,但强忍着没笑,帮他把胳膊捡了起来,童临却已经没手拿了,被风久接了过去,在他的断臂处鼓弄起来。

    离渊不由看她一眼,嘴里却道:“阁下认出是谁了?”

    童临回过神来,咬牙道:“还能是谁,不就是那个风过无痕吗!”

    乍然听到这个名字,原本还显轻松的斩方顿时目光一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