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神在星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五章 出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童临知道风久的打算,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也不想输,所以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而当看到对方站出来的人时,他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

    但比起他放松的模样,红桃队的其他人可都是脸色微变。

    斩方更是下意识的看了风久一眼,想说什么,但现在还没有掀牌,所以忍住了。

    这次黑桃队出场的不是狂战士也不是掠夺者,更不是仙灵子自己,而是排名第五的一架坠天使。

    后者虽然也参加了之前的混战,但装备的完好程度却不是童临能比的,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对方的牌面比Q小。

    随即掀牌。

    当两张牌正正的翻过来的时候,他们原本抱有的那点希望也破灭了。

    当然,还会心存侥幸的都是想要赢得比赛的玩家,那些已经没有希望的顶多冷眼旁观,或者说这还是和善的。

    “呵,这下你们满意了,还不是浪费了一张大牌。”守门人语气怪异的道。

    两张Q,没得选择,童临的对手就是对面的坠天使。

    还认为他能胜利的人实在不多。

    斩方也到底没忍住,冷声对风久道:“这就是你要到结果?”

    风久没理会那些质疑的声音,只是看着场中的童临。

    众人退开,将中间的场地留给了两人,此时的战神号不仅缺了半边臂膀,就连武器系统也被破坏掉了大部分,唯剩下一发能量炮跟一把光刃剑,防御力就更别说了,众人都担心他不用被人攻击就能自行挂掉。

    “我说兄弟你干脆认输算了,还有必要打吗?”

    对面的坠天使对自己很有自信,或者说这种情况谁也不会觉得自己会输,总归一招结束的比试,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完全可以省略的嘛。

    与第一场的1号对87号也没差别。

    “当然有必要。”童临道:“万一我赢了呢。”

    “噗!”

    大概是觉得他这话很好笑,已经有人控制不住的笑出声。

    “真是不自量力。”仙灵子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足够让众人听见的。

    狼人图一听立刻不乐意了,道:“谁赢谁输得打过才知道,不然还比什么啊,大家一站出来不就分出结果来了。”

    斩方虽然也不觉得童临能胜,但到底现在也是自己的队友,于是跟着他家会长道:“这就不用仙灵子会长操心了。”

    仙灵子胜券在握,现在心情好,也没继续跟他们计较,只要黑桃队能连着赢两场,那他们在士气上的优越感也足以压倒对手。

    所以童临这场对决不仅仅是一场胜负的差别,还是决定赛场压力的关键。

    他不敢大意。

    少年收敛心神,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对手。

    他作为机甲制造师,对机甲的理解只会比机甲师更深,何况只是普通的玩家。

    坠天使这款机甲他虽然没亲手制造过,却也仔细的研究过设计图,对于核心武器装备太清楚不过。

    以他现在的状态,想要对付坠天使就势必要速战速决,在最恰当的时机近身才有胜算。

    坠天使为了增加输出与灵活性,在防御力上的设置要稍微差上那么一些,只要找好输出点,以光刃剑的攻击力完全可以对其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对面的坠天使看起来状态很好,但童临能看出对方腿部有迟滞感,尽管对方极力掩饰,可多少露出了一些端倪。

    这也就是说,在需要躲避攻击的时候,坠天使都不会如平时那么灵活。

    心中有了计较,童临反倒渐渐冷静下来了,他有风爹教他驾驶技术,又经常与风久跟楚千阳对练,就算见过的人不多,锻炼出来的对战技巧也并不比任何普通的少年差。

    对战倒计时的数字在眼前缓慢变换,当归零的那一刻,童临“嗖”的一下就蹿了出去,速度竟是出乎意料的快!

    坠天使好以为他要防守,见此怔了一下,但到底也算是一个高手,很快就调整过来,手中弓箭一搭,就见着几道光影呈交叉排列,严严实实的封锁住了少年前进的路。

    “天使十字架!”守门人惊呼道。

    天使十字架是坠天使非常有名的防守手段,需要于瞬间在身前射出如十字架般的两排光束,可以非常有效的阻挡住正面突击的对手。

    然而因为这个技能非常要求手速跟反应力,所以能做到的人不多,连童临都是第一次在游戏中见到。

    但此时已经容不得退缩,他也早就已经预料过最坏的情况,所以冲势半点不减,眼见着就要撞上天使十字架,早已蓄势待发肩头的能量炮顿时就轰了出去!

    “嘭嘭嘭!”

    武器碰撞的中心当即暴起一片火光,直接照亮了整个赛场,众人的视线都有一瞬的盲点,所以鲜少有人注意到童临尾随着能量炮之后硬生生的穿过了天使十字架,在坠天使准备躲闪的时候,光刃剑出鞘,以极为凌厉的角度一招洞穿了对方的驾驶舱!

    “轰!”

    掩在火光中的爆裂声变得不值一提,然而却隐藏不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恭喜136号玩家获得胜利!】

    听到这话,许多人都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场中的光亮散去,露出居中一站一倒的两架机甲来,而站着的是战神号!

    即使它现在的模样比之前更惨,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但在场中它站到了最后,它胜了!

    “这怎么可能?”

    没等对面说什么,红桃队的守门人先惊诧道:“他怎么可能会赢!”

    这结果大出众人的预料,他们没办法接受!

    但系统从不出错,即使他们不肯承认,胜了就是胜了。

    一架残破的战神号赢了一架几乎完好的坠天使,如果不是运气逆天,那唯一都解释就是实力的差距。

    顶着残破机甲的驾驶者不见得就是弱者。

    “啪啪!”

    狼人图用机甲手掌拍了两下,毫不掺假的笑道:“队友好样的!”

    斩方的眸色却变了几变。

    以往他们只一味关注封久剑,只因它取得的成绩太过突出,却反倒忽略了她身边的人。

    此时童临独独上场,他才意识到跟封久剑在一起的队友也同样不是泛泛之辈。

    也许守门人等个别玩家没看出其中道道,但如他这般的水平还是能瞧出个所有人来的。

    童临在一开始就没打算退缩,也没机会退缩,一旦被坠天使把握了主动,他在想翻盘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当天使十字架出现的时候,战神号孤注一掷的掷出了能量炮。

    比起光束箭来,显然后者的威力更大,它可以在十字架中撞开一个豁口,却还不至于让自身引爆,但就算这样,两方相碰引起的伤害也足够战神号吃一壶。

    甚至一个不好就能让他当场出局!

    但童临把握的节奏非常好,他掌握好时机跟角度,将伤害降到了最低,一个会让机甲受损还不致命的程度,所以他顺利的到达了坠天使身前。

    在这时候,如果后者反应更林敏一些,也许还不会被偷袭成功,只是这名玩家原本就因为没有危机感而心情放松,顺便还秀了一把技巧,只是使用的并不熟练,等出了差错的时候反倒没有了应对的经验。

    对方只想着躲能量炮,却没想到童临一开始就没指望靠着这发攻击拿下他,而是借其遮掩,直接近身结束了比试!

    整场对决下来其实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但给人的感官却大不相同,如果说第一场就是轻描淡写的屠_戮,那这一局就是惊险刺激的绞_杀!

    没错,看起来战神号占据下风,但其实真算起来,坠天使才是毫无反抗之力的那一个,结果毫无悬念。

    在狼人图开口后,众人总算是也回过神来了,看向童临的眼神不免怪异。

    他们是真没想到居然有人能这么容易的破掉天使十字架,要知道这个招式曾经还被称为坠天使的最强防御。

    饶是没看清具体的过程,但众人心里明白,能做到如此的人都不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玩家。

    只是在神迹里选择战神号的人太多了,他们一时间实在认不出面前的人是谁。

    而场中脸色最不好的就要数仙灵子,他前脚才说童临自不量力,后脚就被打脸,能舒服才怪。

    但他不肯承认是自己看走了眼,只能怪坠天使太轻敌,这样都能输也是够丢人的。

    “这人也不简单。”狂战士在他身边道。

    “我自己会看。”仙灵子语气不太好:“看来你这次的计划实施的不太顺利,我觉得还是要改变一下,您觉得呢?”

    他这话虽然是疑问,但却根本就没给人拒绝的机会,打定主意要自己决策了。

    狂战士看了他好一会,才淡淡道:“你决定就好。”

    而红桃队这边,意外的取得了一场优胜,队里的气氛稍微好了那么一点。

    童临费力的走到风久身边,强忍着没有倒下,呲牙咧嘴道:“这下是真够本了。”

    他现在连走路都不敢太大幅度,生怕战神号一言不合就散架,这次可不是夸张。

    刚刚只要偏差一点,那他跟对面的坠天使恐怕就要同归于尽了,那样的话,只能是平局。

    好在他坚持下来了。

    童临有点牙疼,如果不是机甲状态不好,对付个坠天使根本不用这么费力,他多大是办法对付天使十字架。

    离渊随后走了过来笑着恭喜了童临一声,怎么说他们也半只脚踏入了下一轮。

    不过不管黑桃队如何不接受这个结果,都要进行下一局的出牌。

    “对面看起来换成仙灵子主持了。”

    狼人图观察了一会,转头对风久道:“我们还按照原计划走?”

    童临在旁边听的无语,谁跟你原计划?他们有什么计划吗!

    在此之前红桃队可根本就没决定下一个出场的是谁呢!

    风久扫了狼人图一眼,点了下头。

    虽然什么都没说,后者却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而看向与守门人一堆的几名玩家,问道:“下一场你们谁想去?”

    “有什么区别。”守门人话里明显带了些不高兴:“我们上去了也不可能选择对手。”

    “是这样没错,但你看……”狼人图指了指自己跟风久几人,道:“要是对方选了我们,那我们手里的牌不就是你们的了。”

    要知道离渊跟斩方手里的牌都不小。

    几人顿时意动,但还是守门人反应最快,当即就走过来道:“我去!”

    比起之前都排斥倒是多了几分意气风发。

    但对面却不怎么和谐。

    仙灵子已经有了想法,却没想到突然跳出来一个捣乱的,那始终安分守己的掠夺者想要第三次出场,还要拿大牌!

    “抱歉,现在是我做安排,你只要等着出场就行了。”

    仙灵子很不喜欢这个掠夺者,因为这架掠夺者实在是太丑了,多看一下都嫌伤眼,要不是对方实力还可以,他恐怕都不会选这个人。

    掠夺者却很坚持:“我要下一个个出场。”

    仙灵子皱眉:“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黑桃队的气氛不太好,也许是之前输掉对局让仙灵子心里压着一股气,此时一被人呛声,说话就不那么客气了:“恕我直言,你的实力怕是还当不了下一个出场的战将。”

    这几乎可以说是赤_裸_裸的鄙夷了。

    但意外的,掠夺者反而没多说什么了,只留给他一声意味不明的“呵”。

    很快第三局出牌。

    以仙灵子的作风,更喜欢一张张大牌的掷出去,势必要局局压他们一头。

    果然,黑桃队第三局出场的是狂战士,而他手里的牌是J!

    毫无疑问,这一局是黑桃队选择对手。

    风久不担心对方会选择几方的残兵,因为那样做毫无意义,既然放出了这么一个王牌,那当然会物尽其用,尽可能刷掉他们队里的强者。

    果然,狂战士视线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风久身上,语句清晰道:“我选九号。”

    不止狂战士自己的意思,这也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

    仙灵子虽然因为之前的事有些小不高兴,但对狂战士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却不想一旁的掠夺者突然道:“他赢不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