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神在星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九章 我不难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确认的话一出,众人的心情简直不是震惊可以形容的,其中还隐隐夹杂着一些荒谬感。

    神迹居然真能干出这事来?

    玩家们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看着周围的植被心情复杂,这简直就是言传身教,比课堂上学习的历史还要让人深刻啊……

    风久认识的植物品种绝对不少,但她多数识得的都是修真界的各种材料,万古历史中存在过的生物还真不好说认得多少,所以就多瞅了那些图片几眼。

    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就算有类似的植物,在外表习性以及功用上也可能存在细小的差别。

    在众人说话的当,第二轮比试的时间也快到了,但是这次系统没有提及小队合作的要求,也就说玩家们都恢复了个人作战的身份。

    这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有非常多的漏洞给人钻。

    因为规则里没有限制玩家们动手,更没提不能互相合作。

    在这样的不确定下,那些拥有公会可聚集在一起的人就占据了一定优势,不说人多找植物容易,就是跟人动起手来也只会更加强悍。

    何况他们完成任务的条件仅仅是拥有十株不同的目标植物,却没说不能从别人手里抢!

    想明白这一点,那些只身进来的玩家顿时大感棘手,任务倒计时还没结束,就先一步的悄悄离开了此处,尽量与其他人拉开了距离。

    好在任务没有规定范围,这片林子还算广阔,如果走得远的话,与其他人碰面的机会还是很小的。

    这种时候,最保险的做法就是不与人发生冲突,努力坚持到最后,当然,如果有信得过的合作伙伴的话,那自然更多了几分把握。

    起码人数多,其他人想要动手也要好好考量考量。

    没有了队友,风久倒是方便去找童临了。

    后者的机甲原本就残破不堪,经历了一场长途跋涉的竞争,似乎更狼狈了一些。

    风久找到人的时候,发现对方居然还跟他那个12号的前队友在一起。

    这时候倒计时已经结束,玩家们三三两两的进入林子中心,一开局倒是没有立即动手的,毕竟这样的话容易引起群攻。

    而语音频道也不再显得乱糟糟了。

    童临应该是在听前队友说话,样子有些隐忍,像是不想听但是又不得不听的模样。

    他真的要被12号烦死了,童临只想跟风久走在一起,与对方尽量撇开关系,因为在昵称不显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原本的身份如何,那就更不好确定敌友关系了。

    可偏偏对方似乎赖上他了,超超着要跟他组队,童临不想,但他现在的样子又打不过对方,想不理不睬都不行,万一不小心2号恼羞成怒了要将他了结,那真是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见到风久过来,童临顿时松了一口气,伸手把靠不来的12号推开,无语道:“我队友来了,你快自己走吧!”

    他就没见过这么烦的人!

    12号当即也看向风久,原本想要说什么,但看到他的机甲外形后似乎怔了一下,随即轻轻的咦了一声,讶异道:“你这什么型号的机甲,我怎么好像没有见到过?”

    他声音里带着些疑惑,随即就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思考。

    能看出风久机甲与众不同的玩家,可以说眼力都非常,毕竟许多新人恐怕连机甲型号都认不全,更别说一眼瞅出个所以然来。

    童临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自制机甲一旦暴露固然能让对方大吃一惊,但同样的,风久机甲制造师的身份也就无法掩盖了,那样的话,绝对会引来许多麻烦。

    他们进来游戏并不占多少优势,更没有大公会可以依靠,一旦被人惦记上那是顶顶让人头疼的事,那以后要去出任务恐怕也不会那么顺利。

    但这也只是说前期,不想却也不代表是害怕,就是想要尽量低调点赚积分而已,等到神迹的交易系统开启,他们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你管是什么呢,走不走?”

    童临边说边往风久身边跑,将12号远远的丢在了后面。

    “干嘛这么凶么。”后者回过神来不以为意的道,却半点也没有要分开走的意思,随即就又跟了过来,牛皮糖似的。

    童临被气的翻白眼,就没见过这样的无赖。

    他皱眉跟风久道:“别理他,我们走。”

    其实他们的距离并不远,12号将他的话听了个全:“队友啊,你这样会不会太绝情了,之前是谁不离不弃的把你带到终点,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童临确实不能说他不好,在那样的情况下没丢下他一个人跑,可那也只能算是双赢吧,毕竟单独完成了任务得到的积分肯定不多。

    但那已经是第一轮的事了,从现在开始他们可以说已经算是很确切的对手,谁也不好说双方安了什么心思,一起走的话就要时刻防备队友的反水,那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童临不想玩个游戏也搞那么复杂,不过就想安安静静的研究个机甲而已。

    何况有风久在,他们并不害怕其他对手,那自然也不需要定时炸弹似的队友了。

    所以任由12号怎么说,童临就是不松口。

    12号大概也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浪费了一堆口水最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人自言自语。

    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负心汉。”语气颇为幽怨。

    童临闻言忍不住一抖,脸色有点难看,果然还是他见过的人太少,这都是什么鬼?

    “那我可走了哦,真走了哦?”12号叹了口气道:“亲爱的136,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你可不要难过。”

    “我不难过!”童临忍无可忍:“快走快走!”

    在他强烈的要求下,12号最后还是走了,机甲往林子里一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动作格外的干脆利落。

    童临的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跟风久嘀咕道:“这都什么人啊?”

    “走吧。”风久道:“去找目标。”

    那12号开始可能真的是想要跟童临一起走,目的不好说,但后来看到她,视线就频频的落在封久剑上,几乎将机甲每个角落都扫了一遍,说不准还真看出了什么。

    不过都算不得什么大事就是了。

    他们现在要做的还是尽快完成任务。

    林子里的植被虽多,但能被当成任务目标的植物肯定不会那么普遍,起码这么一段路上,风久并没有遇到。

    “有几个看着眼熟。”

    童临认真的扫了一遍系统给的图片然后道。

    他接触过的植物并不多,满打满算就是风久庄园还有天骄城的度假庄里那些,还多数是观赏类的。

    但他看过的书多,童夫人的书房里什么珍本都有,童临制造机甲之余,就喜欢看这些当做放松。

    其中不泛讲解植物的书籍,他来者不拒,此时倒是真眼熟了几个。

    植物这东西搜寻起来,你不知道它叫什么没关系,但只要知晓了其习性以及善于生长的环境,那想要找到就容易多了。

    童临指着其中一个叶子细长呈锯齿状的植物道:“这个应该是生长在比较阴凉的地方,而且附近比较潮湿,如果这片林子里没有河流的话,我们可以看看有没有沼泽区域。”

    任务开始前,那个沉稳声音的玩家已经道出了这片林子的出处,但这里要说是雨林还不完全,因为确切的来说此处是有些干燥的,一点都不像是会经常下雨的样子。

    不过这样的背景虽然听起来很神奇,但玩家们也就讶异一下,顶多稀奇的四处看看,真认真探究的恐怕就不多了。

    毕竟他们也不是那些植物或者地理专家,存粹的外行,想研究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也因为这样,众人对于那些陌生的植物习性也没可能了解,找不找得到全看运气。

    甚至在一开始,有人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找不全,所以也没急着行动,悄悄的埋伏在了终点附近,等着来交任务的玩家经过。

    半个小时说起来时间真是非常紧迫了,五分钟过去,很多人还是无从下手的状态。

    那些目标植物只有个个体样本,但实际大小其实并不清晰,在如此草木茂盛的地方去寻那微小的生物,想想都头疼。

    风久跟童临也不跑太远,毕竟时间有限,到时候就算找全了东西却没能赶回来也是白搭。

    可以说交任务的限制也是一个大坑,系统倒是没要求他们到达哪个点,只表明带着十株植物站在一定范围内就算通关,但问题是那个范围并不大啊!

    进去的话肯定会被其他玩家发现的。

    所以十分钟过后,许多还两手空空的玩家们全都意识到了一点,这个任务怕是一开始就没指望他们都能将植物找全,重点还是要抢夺其他人的!

    每人找个几样,最后凑一凑,总能让个别人过关,只是人数恐怕没那么多就是了。

    想到此处,众人看向其他玩家的眼神顿时就变得微妙了。

    到现在,于林子各处的相熟玩家该会合的都已经会合完了,因为基数不大,所以一些公会的队友最多也就只剩下十几个,比如说狼人部落跟仙台。

    这并不能表示他们的实力就是最强的,只能说任务开启时进来的玩家最多,在混战中互相帮助,所以才能幸运的坚持到这里。

    而此时在一棵粗壮的树木上,一队人将身形掩藏在了茂密的枝叶中。

    “副队长,这正是出手的好机会!”一架战神号看向一旁的人道:“仙台的那帮家伙实在太嚣张了,还真以为能跟我们对抗吗,不说别的,就是一对一单挑,他们的个体实力也要差的多,根本就是自打脸。”

    “可不就是,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公会排名绝对掺不得假,差距那么大难道还看不出什么吗?”

    “大概是脑子坏掉了。”

    对于仙台公会的公开挑衅,狼人部落的人其实还是有些气愤的,比较这么明目张胆的被人小瞧,搁谁身上都会觉得不舒服,所以他们一开始就准备给对方一个的教训,顺便也趁着这个机会将狼人部落的招牌打出去。

    虽然大家没说,但连续被人刷新纪录的事还是造成了一些不太好的影响。

    斩方一直没怎么说话,听他们讨论了一会才蓦地道:“风过无痕来了么?”

    其他玩家顿了下才道:“不好说。”

    他们进来的时候是以风过无痕的行踪打了掩护,但那时候突然起了沙暴,视野受限,风过无痕从沙海任务出来后去了哪他们还真没看到。

    不同于封久剑,这人于他们来说,就如卡在嗓子里的鱼刺一样,是真真不抠出来难受。

    起码前者是正大光明的做自己的任务,他们比不过虽然不甘心,但技不如人没话说,只能继续努力。

    而后者虽然也能算是靠自己的本事,但做法就很恶心人了,很明显的就是不让他们好过。

    第一轮任务的时候,狼人部落一众就刻意注意过那些掠夺者,没有昵称显示,但他们还记得风过无痕的样子,只是并没有发现目标。

    所以现在也说不好对方是刻意躲起来了,还是根本就没能进来。

    现在他们要对付仙台,有这么一个恼人的搅屎棍藏在背后,总是让人有些不安心。

    “先不用管他了,大家小心就好。”

    斩方寻思了一下道:“根据收集的消息,仙台进入这一轮的队员大概有十二名,比我们少了四个,但还是不能大意。”

    练练被人砸场,斩方如今对于任何敌人都格外谨慎,何况仙台突然来这么一手怎么看也很不同寻常。

    “先四人一组去寻找目标,能收集多少收集多少,一刻钟后在此处集合。”

    斩方安排完后又叮嘱道:“记住,尽量不要跟其他玩家发生冲突!”

    他们紧要对付的是仙台,如果再招惹了其他人,只会平白增加对手,可谓没有一点好处。

    这一点,狼人众也都明白,应声后就准备离开,却又被斩方叫住了。

    他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道:“封久剑……出现了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